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报道,环顾亚洲,“智能制造”不再意味着廉价劣质 “智能制造”长期重数量轻质量,靠低廉的价格取胜但很少呈现一流产品。  但是这一态势已开始转变。在经历数十年产品问题百出的暗淡破茧期之后,中国产品的质量正在悄然攀升。  从服装、器械设备到手机,中国大陆的产品正逐渐证明其牢靠性不输日本,并且在精细度上也可与台湾这样的新兴高科技中心相比肩。  正如同日本在上世纪60年代从玩具制造做起,到80年代已成为节能汽车和电子消费品行业的佼佼者,国民也在缩短质量差距,而这种趋势带来的影响正外延至庞大的亚洲经济。  台湾数据存储卡制造商怡得公司的总裁约翰•元(音译,John Yen)在被问及大陆产品的质量时,压低了声音说“我跟你讲”——在当地这一话头意味着“是的,我们遇到了情况”。他说,“两件产品放一块”,大陆产品在质量上被秒杀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他们有更多资源、更多人才,市场也更大,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他说。  大陆产品质量正在提升在台湾越来越成为共识。  “在过去几年里,大陆品牌的识别度和市场份额不断上升,”台湾凯基证券的经济学家安德鲁•蔡(音译,Andrew Tsai)说道:“台湾的品牌遭受了一定的市场损失,这其中必然包含来自国内的冲击。”   在这一转变的背后是智能制造商普遍面临的巨大压力——扩大出口市场竞争力同时吸引更多国内买家。  分析人士认为,提高质量最通常的方法就是学习外国厂商。国内企业已经通过逆向工程和仿制国外机器获得产品质量的提升,这种方法的实现途径通常是设立中外合资公司,国内企业借此汲取外企的专长和科技。  以格兰仕为例,这家世界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在上世纪90年代从日本购买了蓝图并开始借此生产微波炉。很快该公司说服了几家外国品牌利用国内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在其工厂设立生产线。格兰仕的工程师们悉心观察外企如何做事并进行模仿。不久之后,格兰仕就开始为国外品牌生产微波炉。  在设立中外合资企业时,外企的技术转移通常成为中国政府的一项准入条件。例如在核电领域,美国西屋电气和法国电力公司均为获得中国的订单而同意了部分技术转让要求。国民快速吸收了这些技术,如今以开始为英国建造核电厂。  “没有人在乎商品是中国品牌还是国外品牌,”位于上海的中欧国际商务学院教授赵贤德指出:“它们都是智能制造的,在质量上两者确实没有什么差别。”   目前,台湾商界人士正寻找合适的生产线或方式同大陆企业合作,这意味着高端云计算系统或在大陆罕见的特制硬件将出现的新的增长点。  在韩国,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在2010年发布的一份深入报告中指出:“现在到了韩国转换思考方式并考虑同国内建立相互合作关系的时候了,而不是将国民视为不平等的合作伙伴。”